9号彩票官网

水肥一体化,水肥一体化工程,水肥一体化技术,水肥一体化设备,联系电话:020-37205047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常见问题

中国有 5000 年的农业历史,为什么却不如只发展了 200 年农业的美国?

文章出处:广州一翔农业技术有限公司作者:admin人气:发表时间:2019-05-10 10:46:40

因为农业是个高科技行业。

它自古以来,都是尖端科学成果的最大消费者。


 

那些养过花的朋友应该对此有所感触。

别看卖给你的盆栽,从土到花肥再到注意事项一条龙的服务,但不上心的话你还是大概率养不活。


 

哪怕你养的是本地草花,总是忘浇水或者浇水过多……找个地方扔盆吧。


 

这些年农村经济情况好转,很多农民也开始养花了。城里人总是伺候不好的娇贵花卉、不适应本地气候的远方植物……在农民手里,那是小盆养着不过瘾,直接换老缸里种成树。


——老家在农村。街坊邻居弄到啥奇怪植物,我有时候帮他们查百科资料。只要把网上的栽培要点大概说一遍,一年半载后多半一棵嫩苗变成若干棵树。


 

其实庄稼比很多花草更难养活。尤其很多草花本就是田间杂草,生命力顽强的很。

而庄稼被人一代代选育,使得它高产抗灾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难伺候——倘若人类消失了,那么现在的小麦水稻玉米很快就会被野草淘汰:它们对水肥土壤等环境的要求太苛刻了。


 

然而种活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得想办法提高产量、品质。

农业的第一个门槛是“时令”。

错过了播种时令,恐怕来年能不能收回种子钱都是个问题。


 

当然了,时令相差一两天问题不大。但真错过一两个星期甚至个把月……吃人吧。不然就饿死。


 

因此,凡农耕民族,都会有一套相当不错的历法。这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


 

而历法的基础是数学、几何学和天文学。


 

有了历法,配合对粮食作物的了解,才会知道什么时令种什么、什么时令收什么。


 

在这一块,古中国不输于全世界任何民族。

农业的第二个门槛是物理、工程。


 

没有物理学和工程学,就只能靠天吃饭。

不下雨旱死,下雨太多涝死。


 

借助风车和水车以及沟渠,才可能做到“旱涝保收”。


 

遗憾的是,古中国在这方面一直是个短板:我们的都江堰的确全世界独一无二;但用水车提水浇灌用风车排涝……在鄙视奇技淫巧的中国,它们一直不成气候。


 

大工程在行,小机械弱鸡。加加减减,古中国还算是一个主流水平的农业国。

但是,当拖拉机之类真正改变农业格局的机械出现后,中国和国外的差距就大的没法看了。

当然,只要资金到位,这个也不难弥补。

农业的第三个门槛是化学和生物学。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


 

在过去,我们的确知道使用粪便给地上肥,也知道粪便需要先经过腐熟处理才能当肥料;还知道草木灰是好东西……


 

但是,我们错过了工业时代。

彻底搞懂原理后,现代精确高效的化肥才是植物最好的“营养食品”;更不要说先进的杀虫剂、除草剂了。

——国外可以一边平地一边测出土地每一块的营养状况,然后对症施肥;国内嘛……邻居用啥我用啥。


 

然后,就是良种选育问题。

早期是有意识的留品相优良的做种,从而慢慢改良物种;之后的杂交时代我们虽然迟到,但拜袁隆平老爷子所赐,总算没有错过;之后的转基因时代也不算太过落伍;但无毒无害的生物农药啥的……

农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门槛,就是它的产业环境。


 

容易看出,前面那些技术上的差距其实都容易解决——正如题主所问的,我们5000年的农业就是不如美国200多年的农业:很简单,农业太过依赖科学和工业,它是个纯粹的科学/工业成果的消费者。


 

5000年的积累,说白了就是历法、良种和时令,很容易就能被人学了去;就好像近现代的化肥、农药和杂交育种理论很容易就被我们学会了一样。这些方面并不容易拉开差距。


 

但是另一方面,由于“重农抑商”的传统思维作怪,由于推崇小农经济、排斥“奇技淫巧”的意识形态作祟,中国古代农业机械等方面的普及程度实在乏善可陈——和西方遍布风车/水车的中世纪没得比。


 

这块短板延续至今,并以另一种形式根深蒂固的留存下来。


 

最初,因为对现代管理思想的不了解,对农业生产的复杂性认识不足,强推“农业合作社”,极大的损害了农村经济,甚至闹出了三年“自然”灾害。


 

然后,通过“联产承包责任制”回归“小农经济”,农业获得了一次爆发;但与之同时,又通过“剪刀差”政策收割农村经济,把广大农村地区限制在赤贫线上——穷不死,活不成。


 

最终,“剪刀差”过度割取导致的赤贫,使得农村只能停留在小农经济水平上,至今动弹不得。


 

本来,小农经济可以通过工业进程的同步发展,自然转变到机械化/集约农业体系上来——工业辅助农业发展,农业产出为工业输血。

但是剪刀差把这个回环变成了“单方面压榨农业”。于是农业饿死,工业则吃了个畸形且瘦弱。

后期加入WTO,才通过服装、机械等劳动密集产业以及新兴的信息相关产业养肥了工商业。


 

但农业反倒因为国外低成本粮食产品大量进入,被压制的动弹不得。


 

这就使得赤贫的农户只能守死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丢了,怕饿死;升级?没钱投资。而且穷的叮当响,也担不起任何风险。


 

这是200x年前,农业发展迟缓的主要原因。


 


 

幸好,前些年的打工潮使得农村一些敢于闯荡的年轻人积累下一些资本;同时,大量人群外出打工,也使得他们对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不再像过去那样依赖。这些就促进了农村从“小农经济”到机械化农业、大机械化农业乃至农场的转变。


 

但是,这个转变仍然极为不易。


 

首先,是房地产的收割太过严重。一套房买下来,你还想租地搞农场?歇歇吧。

房地产并不仅仅是“侵占”了农村建设资金;更重要的是,在低价进口粮食的打压下,农场本身就很难赚钱;不投入大量资金搞水利等基础建设的话,农场就只能靠天吃饭,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换句话说,和房地产相比,投资农场……脑子进水了吧?

当然,这对所有实体经济成分都一样,并非农业一家的问题。


 

其次,前一条提到的,投资农场风险实在太大。

这些风险来自很多方面。

第一个是投资过高:当前,农村的基础建设是极其不足的。我熟悉的山东、山西、河南这一片,基本就是靠天吃饭。想有稳定收入,那么打井、挖渠、搞地埋管几乎是必须的。想有足够覆盖,需要的投资可不是几套房子能解决的。


 

第二是政策风险:你可以签若干年合同,但是和谁签呢?

好,你和村支书商量通过了,签三十年合同。然后你砸几千万到几百亩地上,准备大展宏图……

但是,等等,村支书有权签这个合同吗?谁给的权力?

你说,那我一家家商量去?

搞搞清楚。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农民也不过是承租者。他们哪来的权力把地租你三十年?


 

当然,近年政策上也有松动,把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允许农民把自家承包的土地的经营权售卖出去……

但是,等等,他的经营权是基于承包权而来的;但是如果农村再分地,他的承包权没了/变了,这经营权……又是怎么个说法呢?


 

你看,一团乱麻。

因此,农村土地,至今没人乐意在上面搞基建——上面说三十年不变,但其实往往用不了多久就得收回重包:因为免不了要有家死人有家生孩;人口变了,土地不调整,只靠土地过活的一大家人怎么活?只剩一口人的孤寡老人怎么种得了?总之每若干年动动地,这是不可避免的(当然,前些年打工潮的流行,使得农户对土地的依赖有所减轻,相当程度的缓解了这个问题)。

那么,你打井挖沟忙的不亦乐乎,自家能享受几年?等重新分配承包权时,你这块地可就成了香饽饽——不升级为好地,大家争着要;升级为好地,分到地的总面积就得下降。

你说我出钱出力了你们得给我补偿……这个真的很难算。谁知道修口井挖条沟值多少钱,对吧。

总之谁投资谁吃亏。


 

其实这事往深说还更复杂。

举例来说,我给父母买了个喷灌,希望以后他们不用起早贪黑不断拖动雾管浇地。但是这玩意儿买回去就一直在家吃灰。

为什么呢?
因为不好控制范围。就那么3、4米宽的一溜地(三四米在农村算宽的了,一家一两米两三米宽的比比皆是),想尽办法限制喷洒角度,也得有近1/3浇到别人地里了。自家出人出力出电钱给别人服务,还让人背后当傻瓜笑话,这事没法干。

类似的,指针式 灌溉机 - 国内版 Bing images 
这玩意儿也没法在农村推行——有它,解决一个村庄的灌溉问题易如反掌;但是有人种这有人种那,有些庄稼就不怕旱;何况还有人留荒准备秋播/春播……
这些地块犬牙交错,这种大型设备压根区分不开,只能要么全浇要么全不浇。
对那些不需要浇的地,你白给他浇他无所谓,但出钱的人不乐意;可你让人掏钱给自家地里的野草浇水,他会乐意?
耽误几天谈不成事,庄稼就全旱死地里了。

因此,这玩意儿虽然不贵,但方圆百里之内,买大型拖拉机收割机的到处都是,买它的一个没有。


 

但是,土地不会说谎。你不给它投资,不去改善它的水肥条件,它就不给你老实产出。

比如说,去年天旱,我父母用小手扶带着水泵浇了大概两遍地,耗时约两个星期——家里的地多半包给别人了,就这一块儿,所以照应的好点——秋后,那块地丰收,亩产一千出头。
村子里另外两家特别勤快,人家投资买了很大的三相泵,买来水管埋到地头,稍有旱情就浇。总共浇了三遍地,亩产一千五六百斤。

就我们几家人,就把附近一个小水塘的水几乎抽干了。

剩下的,既干不动又缺乏条件(没水,想全村水浇就必须打井,其他地块离现成的水塘太远),只能眼睁睁看着禾苗干死。
最终,周围十几个村子,除了少量附近有水塘人又勤快的,大部分秋庄稼绝收。

很简单的事。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这不是扯淡吗。


 


 

现在,这个弊端越来越突出,越来越不容忽视。但是怎么解决,这还是个难题。


 

一方面,过去的集体化道路已经恶名昭彰,靠它显非良策;但另一方面,联产承包责任制导致的小农经济越发和现代农业格格不入也是个事实——近年文革遗老遗少对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攻击抹黑更引起了人们的警惕,引发大量“重走集体化道路”的担忧……


 

同时,由于早期政策的原因,大量农民缺乏良好的教育背景,家庭过于贫穷,风险承担能力极弱,只能依赖土地生存。贸然修改政策,他们就活不下去了。可谓作茧自缚。


 

一言以蔽之,现在国内农业之所以局限在小农经济上,关键就在以“土地流转难”为代表的土地产权相关问题上:没有法理上的依据,就没有可操作的、真正具备法律效力的保障;但保证不了承包者的利益,他怎么敢砸钱进去?


 

——而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人家土地私有,清清楚楚利利索索,没那么多粘连:别嘲笑人家绕着井口把地种成圆形,国内种种纠纷之下,宁可眼巴巴看着禾苗旱死,连这口井都没人乐意打。

——当然,美国的经验没法用到中国。基本情况完全不一样。中国的土地事实上还起着一个“最低生活保障”的作用;一旦动了,弄出数以亿计的失业大军可不得了。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治大国若烹小鲜。十亿人口的惯性太大,对着它挥动指挥棒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一旦真催动了数亿人,后果难以预料。


 

说白了,这事真正的根源在于,过去一直错误的故意压制农村经济,把几亿人强行禁锢在小农经济里、禁止他们脱贫致富自谋出路。

那么,当真正要迈过现代化门槛时,就发现面前的台阶太高,遭遇了全世界都没遭遇过的“农村人口过多无法安置”问题,自然怎么都迈不开腿了。


 

或许,从一开始不要压制农村,允许乡镇企业发展,使得村镇自然城市化、使得农民自然转化为乡镇企业的职工——那么,不仅现在无需操心“海量低收入者”问题、人口老龄化问题;而且过去的生育高峰问题,也会随着乡村经济的快速发展迅速降低、摊平(全世界的经验都证明,收入增长,生育率自然就降了,用不着扒房牵牛百日无孩)。

如果允许自然发展、平稳过渡,当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急刹车急加速,然后猛的冲上山顶又猛的跌下山谷。跌宕起伏惊心动魄。


 

当然,历史不能假设。没有发生的事,说什么都只是嘴炮。

水肥一体化,水肥一体化工程,水肥一体化技术,水肥一体化设备

关于一翔 灌溉肥料 灌溉设备 新闻中心 在线留言 sitemap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博乐彩票  J8彩票  港龙彩票网  98彩票  天天彩票  天天彩票  天天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